柚宝

莫名其妙室友做个实验把移液枪带回来了😂也是服气的
突然才想起来spine和移液枪也是有点像orz

【渡海世良】大学实验室AU(五)

(弱弱的说——最后一篇)
“如果下一秒我即将失明,那么这最后一刻,我希望看到的,是你。”

暑期化学竞赛小剧场——“春风十锂不如你”
番外篇

又是一整天的实验。
课题进入到后期了,大家的操作越来越熟练,相应的安全措施也开始渐渐减少。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老师们都回家了。只剩下世良他们组等着点板画图计算产率,然后整理好表格就可以回去了。
许是这些天太累了,又或许是看着这里没有其他人了内心有些着急。
七月,本来就是个容易让人心烦意乱的时节。
世良拿着一个小离心管,沾了些样品,没带手套直接滴了几滴二氯甲烷,匆匆盖上盖就大力摇晃起来——
不知道是世良太心急没有盖紧还是这批的小离心管质量不好,总之,就是在人们肉眼看不见的地方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进了世良的眼睛里。
“啊!”
疼得世良一下子就叫了出来,人也往后退了两步,眼睛紧闭着,什么也看不到——
“怎么了怎么了?”大家看着世良突然捂着眼睛,都吓了一大跳。眼睛可以说是最脆弱的器官了,一时都紧张地不知怎么办。
“二,二氯甲烷滴眼睛里了。”
连带着疼痛,这时说话已经带上了哭腔,眼睛的自我保护机制也分泌出了泪水。
“快!快用水冲一下!我去看看办公室还有没有老师!”一个队员说着一句赶忙跑去了尽头的办公室。
剩下的两个队员拉着世良走到水龙头前面,想让他用水冲一下。
可是那疼痛几乎让世良睁不开眼,只是一个劲儿哭。
觉得,从来没有那么疼过。
这时,二氯甲烷的性质像图片一样清晰呈现在脑海中。
健康危害:该品有麻醉作用,主要损害中枢神经和呼吸系统。
如果二氯甲烷直接溅入眼中,有疼痛感并有腐蚀作用。
越想越觉得背后升起一股凉意——
“怎么样了?!”
渡海的声音由远及近,竟然是跑着来的!
渡海一把拨开站在世良旁边的同学,然后抬手搬过世良的脸——
已经不知道哭的还是揉的已经通红的眼睛。
“水冲过了吗?”
“冲,冲了一下”世良看着气场有些骇人的前辈,声音更弱了。
接下来渡海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速度很快,动作却异常轻柔。
渡海轻轻撑开世良那只受伤的眼睛,用水一点点清洗了三四次。
“还疼的厉害吗?”
渡海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过世良的脸。
“好,好一点了。”
感受着带着水滴的渡海前辈的手掌的触感,不由得脸红起来。
诚然,谁都没有注意。

“走!去医院!”
渡海不等世良再说什么,拉着世良的手就往外走,虽然速度有点快,但是也小心地防止世良撞到东西。
只留下实验室剩下的三只一脸懵逼大眼瞪小眼。

一路上渡海都没有再说话。
到了门口,渡海叫的出租车已经到了。
“去第三医院,麻烦快一点。”
世良被渡海塞进了车里,然后渡海也进去,坐在他的旁边。
世良放下他捂着眼睛的手,睁开另一只完好的眼睛,望向渡海
“前辈——”
却被渡海冷冷的气势吓到不敢再说话。
车辆在夜色中飞驰着,两个人各怀心事,默不作声。
世良和渡海心里都装着害怕。
世良是怕自己会看不见,而渡海是害怕世良——

下了车,依旧是渡海拉着世良向前走。
走了几步,世良实在是受不了这沉闷的气氛了。
“前辈”站住了脚步,松开了渡海抓着自己的手。
渡海一愣,扭回头去,看着世良垂着头站在自己身后。
“怎么了?”渡海有些着急也有些生气。
“前辈”世良嗫嚅着开口。
“如果,如果我看不见了,以后,以后就没办法待在前辈身边了。”
渡海一下子愣住了。
“那,前辈一定要找一个比我优秀的助手啊,不要像我一样,第一次就,打破了您的宝贝——”
说着说着,越想越觉得害怕,眼中仿佛出现了渡海前辈和另一个人在一起的画面,那人操作比自己熟练,懂得比自己多,而且理解能力也比自己——
“喂!想什么呢”渡海不由得气笑了,拍了拍世良的肩膀。
“你打破了我的宝贝,我不是让你赔了么?”
“哪有比你更合适的助手啊?”
“你以为训练一个助手很容易的?”
“你前辈我啊,可是只带过你一个助手啊——”
世良一句一句听着,眼泪流的更多了但是却努力睁开两只眼睛,带着晶莹的泪光,望进渡海的眼睛,
“前辈,如果一会儿,医生对我这只眼睛做什么,或者再也看不到了,我希望——”世良深吸了一口气“最后我看见的,是您。”
渡海听完后久违地给了世良第一个拥抱,拍了拍他的背,没有人看见,有滴晶莹,落在了世良的背上——
“没事的!”
说完,渡海也没有再看世良,拉着他往急诊室走去。

还好,一切都是最好的样子。

等到世良的眼睛彻底好了之后,有一天世良又被渡海奴役着写实验设计,终于快到尾声,又听到了渡海踢着鞋的声音,“嗒,嗒,嗒”,越来越近——

“怎么了前辈?”世良趁渡海走到身边之前转过身,抬头看着渡海。
“咳咳,没什么”没想到世良反应那么快,渡海想要偷袭的手一时没有放下,只得放在嘴边假装咳了两下。“来看看我的赔偿物做的怎么样了。”
“啊!”世良一听还是有点不习惯,“什么赔偿物?!”
“就是你自己说的,打破了我的宝贝,要赔偿啊”渡海看着脸色泛红的世良,不由得开心起来。
“怎么陪?”世良脑子一时抽。
渡海看着世良望着自己迷茫的眼神,没忍住在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还有一篇文献综述,明天给我!”
趁着世良没反应过来,踢着鞋走远了……

数分钟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脸涨红成西红柿的世良大声喊道
“果然渡海前辈是恶魔啊啊啊!”

THE END

ps:至此,小剧场已经全部结束了。啊啊啊这两天正文敲了7000+了,今天也敲了6000+了。话说你真的是个要考研的工科生嘛摔!
眼睛疼得要受不了了,一定是惩罚我不学习了。
滚走了。
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更,也可能到这里就结束了哇哈哈哈。
谢谢大家的支持!肥肠感谢!
以后如果有好梗还会更的。
但是我实在是喜欢那种黏黏糊糊的感情可是强迫症使我无法自理orz。所以有大大想用梗来改编的话肥肠欢迎啊哈哈哈哈。不过谁会有兴趣啊摔。
最后,谢谢大家!
也许真的在AU世界,小天使在小恶魔手下的实验室,心甘情愿的被奴役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渡海世良】大学实验室AU(五) 预告

“如果下一秒我即将失明,那么这最后一刻,我希望看到的,是你。”

【渡海世良】木偶人的倒数第一个梦

最简单的快乐
欲望气球却飘不到
世良:“到最后忘记呼吸 忘记姓名 那残喘的 纠结的 真是你 需要的?”
渡海:“我挣扎着 也狡诈着 却还记得 我不想变成你的伟大”

正文:
“请最后给我一次你的拥抱,
我要乘着月光,飞向那诚实,
不再肮脏,青云缭绕村庄。”
梦中,世良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却又模糊起来。好像长了一双翅膀,飞向远方,自己触不到的远方。
这是梦,却又不是梦。
这是,世良留给自己最后的话。最深刻的印记。

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渡海觉得,恍如隔世。
世良曾说,渡海是自己的英雄。
在那个路口,是他们相遇的地方。
渡海就是在那里,买下了世良,一个木偶人。一个经常被人说起,眼中爱恨纠缠不清的木偶人。

世良自出生便是与众不同的,它有自己的思想,也有和常人无异的喜怒哀乐。而这,在木偶的世界中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木偶人,说白了也只是人的玩偶罢了。
可是世良的“父亲”,是想要它成为守护者的。
或许是手工匠人自己的爱恨情仇,纠缠不休,才使得他将毕生心血都倾注在自己最后的一个木偶人身上。
他将它视为自己的孩子,想让它和普通的人一样,感受快乐和美好。
可是他只来得及看到那稚嫩的目光,恍惚中看到好像大人的模样——
到底没有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世良觉得恍如一场梦,梦做完带走了的笑,那年少,终究消散在画面中……

失去了“父亲”庇护的世良,日子过得糟糕极了。
被人排挤,更受木偶人排斥。
零零散散,寥寥落落。
无法,只得一人漂流。
不知道方向的旅行,却发现自己心里的英雄,复活在抵达的路口。
那,就是渡海。

忘记曾经被别人说起,又忘记爱恨纠缠的眼睛。
他们来到水晶沙滩,堆砌了一座城堡。
这里没有城市喧嚣,彼此在祷告。
那年少的时光,幻想变成大人模样。
渡海曾经藏在口袋里幸福的毒药,也已经随着童年的蜻蜓飞走了。

渡海是世良的英雄,世良却是渡海的守护者。
彼此陪伴,缺一不可。
可是世良不知道自己在渡海心里有多重要,就像它不曾知道渡海从来不想做它的伟大,只想默默陪伴。

“难道热浪叮坏每个人的脑袋,是否长大只会让你变得更坏?”
在渡海18岁的那个盛夏,毫无预兆的,渡海离开了那片沙滩。
穿戴虚假面容为每天旋转,路灯牵引不见摩天轮闪耀。
世良从没有得到的,渡海却永远拿不够。

那对于世良来说最简单的快乐,渡海的欲望气球却永远飘不到。

世良追随者渡海的步伐重新回到城市。
却眼睁睁看着渡海忘记呼吸,忘记姓名。
渡海,那残喘的,纠结的,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终于,在那个路口——
绿灯更像是红色在喊停,只因失去勇气后的眼睛。
罢了,罢了。
不过又是一场梦罢了。
梦做完依旧会带走梦中的笑,终究离别的人,才会舍不得。
再看一眼这世界,曾经爱过的美好。
曾经爱过的世界,却变得不再重要。

最后的最后,
渡海刺破了欲望的气球,
推倒了那座水晶城堡,
捡回了童年的蜻蜓,
喝下了口袋里幸福的毒药。

最后一次的拥抱,
渡海手中藏着的,
是让世良变成人的秘钥——

闪闪的爱
闪闪的爱
闪闪的爱
闪闪的爱

这是木偶人的,倒数第一个梦。
从此,它便不再是木偶人——

ps:可能,稍稍解释一下。
简单来说就渡海拯救了迷茫的世良,两个人在一起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但是渡海知道世良一直是与众不同的,希望能让世良变成一个真正的人。作为交换,渡海开始变得奸诈狡猾,变成世良不能理解的样子。最后世良决定把曾经的美好记忆抹去,离开。
开头就是世良要离开的画面啦。
但是那个拥抱,渡海把变成人的密钥握在手心。其实是开放结局。
HE:渡海将密钥交给世良,世良变成了人,理解并原谅了渡海,两个人开始甜甜腻腻的生活~
BE:在最后的瞬间,世良离开,失去了心的他化成一缕风消散在空中。从此世上再没有世良这个木偶人。
因此如论如何,这都是,世良作为木偶人的,最后一个梦,也就是倒数第一个梦——
哈哈哈哈哈哈什么结局,大家开心就好(´▽`ʃƪ)

【渡海世良】大学实验室AU(四)


今天也是威(xin)胁(teng)小天使的小恶魔呀~

暑期化学竞赛小剧场(2)——“春风十锂不如你”

既然是之前又做过一次,这样就没有点板的必要了。一个人看两个反应,也是看的过来的。
放好原料,封好口,设置好温度和转速,世良起身走向内间。这下好了,整层楼怕是只剩下自己了吧。
等反应进行,也有的是时间浪费了。
一分一秒走着——
两个多小时,反应结束了。
已经是一点多了。
接下来是一个小时的爬板——
世良给自己调了个两点二十的闹钟,趴在桌子上,起初觉得有些不舒服,就把几张凳子拼在一起,想躺在上面。但是也很不舒服。只得作罢。
昏昏沉沉地,感觉好像有人在自己旁边说了什么。
睡意正深,一阵刺耳的音乐声响起。
该去处理反应了啊——
世良狠狠揉了揉眼睛,拿着手机愣了一会儿,一步一步往走廊尽头的另一间实验室走去。
两点多,正是人最困的时候。
世良已经有很久没这样熬过夜了。
走廊的灯很温柔,两旁的宣传栏还是橙黄色的,脚下的瓷砖干净得让人想直接躺在上面睡觉。
“哒,哒,哒”
每迈一步都无比艰难,眼睛简直不想睁开。走了两步,刚好眼前有凸起的宣传栏,就抱着它站着,不动了。
身体贴着墙慢慢往下滑——

藏在阴影中的人摇着头笑了笑,正准备上前,却看见世良在快滑落到地面的时候猛地站起来,像突然受了什么惊吓似的,晃了晃脑袋,站起身继续向前走。

世良有没有受到惊吓不知道,但是躲在一旁的那人,却是被结结实实吓到了。

等到把板上的粉末全部刮下来,已经快要三点了。还要溶解一段时间。旋蒸瓶什么的应该都准备好了吧。
世良实在不想折返回另一个实验室了。
取了点样品进行层析,看得出产物还不错。
连紫外灯都没关,直接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唉——”
那人在门外看了一会儿,没有动静,叹了口气走进光里。
赫然是世良以为早已回家的渡海!

看着世良的睡颜,渡海笑了笑,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也只有这种时候,才能碰得到啊。
紫外灯箱关上,渡海顺手把世良之前订的闹钟也关掉了。
反正,只剩下最后的旋蒸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渡海没有再坐下,只是靠在世良对面的桌子上,静静地看着他。
看着他睡着的样子,真是挺可爱的呢。
想着世良身为队长,这几个月的努力,那样一个孩子被摁在电脑前一动不动看了那么多英文文献,一次次修改,重写。看着对有机一窍不通的他现在对于这些也变得游刃有余。
汗水,从来都不是白费的啊。
甚至一开始,世良都没有想过要参加这次竞赛。
只是被同学稀里糊涂拉过来,稀里糊涂当上了队长,连带着,稀里糊涂地,对这一切负责。
世良从来,都是一个很努力的孩子啊。
但是,这样努力的世良,更想把他惹哭呢。

就这样看着,想着。很快就溶解好了。
渡海有些不舍地把视线从世良脸上移开,叹了口气,开始熟练地操作。
这个进度,不知道比世良他们快了多少。
装瓶,接口,开阀,旋转,加热,降低高度。
一圈一圈,很快产品就出来了。
渡海拿着那个世良第一次进实验室不停发抖的药匙,把瓶壁上的东西一点一点刮下来。
小心翼翼又专心致志。
这是世良通宵做出来的东西啊。

最后,称量。
质量够了!

渡海把称量纸折叠包好,放在自封袋里,贴上了世良之前写好的,两种产物对应的标签。放在依旧沉浸在睡梦中的世良的旁边。

天空已经开始泛光了,晨曦。
五点多了。
渡海收拾好这些东西,轻轻踢着自己的鞋离开了。

世良再醒来,是被队友叫醒的。已经是七点多了。
“啊!”世良猛地一惊。“东西还没做好!”
世良吓得快哭出来的,被队友连忙摁在了凳子上。
“怎么啦?睡蒙了吧。这不是都做好了吗?太累了吧世良君”几个队友晃了晃从世良旁边拿起的两袋粉末。
“啊?”世良看着两个自封袋,上面的标签是自己的笔迹呀。“难不成,我梦游来着?”挠了挠头,有些不解。
“哈哈,好啦。”老师和队友都笑了起来。
“东西准备好了,那么打扫一下卫生,整理一下实验室,大家就可以正式享受自己的暑假啦!”
老师一语话毕,同学们都高兴地跳了起来。
世良也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和同学们拿起抹布和扫帚收拾起来。
这一下,就到了十点多,才堪堪弄好。
这时,世良又看到渡海顶着乱糟糟的头从外面走进来。
心情大好的世良想起昨天前辈的帮助和那条短信,还有自己不太友好的态度,有点讨好意味地上前。
“前辈,我这个暑假,不回家的。”眼睛因为得到了睡眠而闪闪发亮。
“哦”渡海难得没挖苦什么。
向前走了两步,扭回头来,
“明天八点,开始工作。”
“はい!”

ps:
哈哈哈,小恶魔还是很心疼的。最后还是给小天使留了今天去休息。
也许最后小天使也不会知道这次的产品是小恶魔帮忙完成的。但是对于小恶魔来说,能有一次机会,安安静静看着他,想着他,哪怕是他在睡觉,一无所知,就已经很幸福了。

And 竞赛小剧场到这里就结束了,应该还会有一个小番外。是小天使做实验不小心受伤然后小恶魔——
哈哈哈哈哈哈吼吼

【渡海世良】大学实验室AU(三)

前方有(伪)撒娇小天使和暖心小恶魔出没~

暑期化学竞赛小剧场(1)——“春风十锂不如你”

时间线设定在世良小天使进入实验室一年后的暑期——

OOC属于我
小天使和小恶魔属于彼此和爱他们的小可爱们~

正文:
马上就要到最后一天了。
从初赛到复赛,三个月的努力,能不能进决赛就看今天的产品了。
明天中午十二点,全校的样品要集中在一起打包寄到组委会了。今天世良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再按照之前的方法做一份样品出来。
世良实验室一共两支队伍,老师安排一支队伍做两种样品,然后共用。这样一支队伍就可以有四份样品了。
世良他们领了安排了计划后就马上开锅反应了。
虽然之前有做出来,但是做的也是一片混乱,这次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做出来反应。必须一次成功,要不然就没有时间了。
带着小心翼翼地心情,虽然已是七月末,正值盛夏,世良他们还是全副装备,实验服,口罩,手套。毕竟有机试剂可不是那么温油的。
而渡海呢,见他们忙忙活活地也难得没有插手,在另一间实验室安静做自己的实验,难得没有指使世良来帮忙。
一上午,在几次点板层析中很快就过去了,午饭只能匆匆叫外卖来解决。因为这个反应也是一会儿离不得人。
五分钟一次,取样,跑去走廊另一头的实验室层析,紫外,分析。来来回回。两个人看一锅反应,五分钟连跑个来回都不够。只能分工,世良在这边专心取样,积攒够了几份,另一个队员拿过来或者自己送过去。
很快就到了午后。反应结束了。
点板看起来产物还不错。接下来就是后处理了。爬大板,溶解,旋蒸,又是几个小时——
当世良看着那个旋蒸的小瓶子在水面上顺时针转呀转,里面的液体一点点减少,晶状固体逐渐析出,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能够放下来了——
抬头看向窗外,天已经黑了。
当世良把他们做的产物刮出来称量时,看了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啊!终于结束了!”

可是,当他们准备收拾东西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另一个队伍什么都没有做出来。这样样品肯定不够啊!少了两种呢!这怎么交啊。
重新做?且不说时间,最重要的溶剂和提纯用的薄层层析板一点都没了!
这还怎么办啊?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几个月的努力,难道就这样白白浪费了吗?!
想想还在外面堆着的一堆外卖盒,想想大热天骑着车汗流浃背往实验室赶,想想中午困得眼睛睁不开手里还拿着研钵在研磨,一队四个人所有的希望好像在这一刻都破碎了。
暑期的校园本就安静,整层楼也只剩下了世良他们在用的两个实验室,分别在走廊的两个尽头。
挫败感和委屈席卷而来,世良看着显示着克数的天平,眼眶开始泛红——

“嗒,嗒,嗒”
一向早回宿舍的渡海这时居然从外面走了过来,手里拿着手机,显然是刚刚通过电话。
“怎么了?”渡海看着世良这幅样子,不由自主地又笑了起来。
“样品没了。”这时的世良也不顾什么好不好意思丢不丢人了。
“那再做不就行了”说完渡海准备拉开门进去内间。
“可是试剂样品都没了啊。买的几箱都用完了,今天用的还是老师去别的地方借的,也用完了。哪里还有啊”世良显然已经开始破罐子破摔了,没好气地答道。
“你们用的什么溶液?”
“二氯甲烷”
“什么纯度?”
“就,一般的就行吧……”讲真自己也没有注意过。
“你们用来干什么的?”
“就,溶解,爬大板用。”

说完渡海又踢着鞋向门外走去。
世良还在一旁愣着,仿佛在状况外。
好像,还没有在实验通宵过呢——

没等想完,思绪就被拎着两瓶二氯甲烷的渡海打断了。怀里还抱着十块层析板。
“够了吗?”
“啊”世良一愣。忙接过来,“够,够的。”
“那,接着做吧。”
“啊,好,好的。”

把东西都放下之后,渡海又踢着鞋不见了踪影。可能,是回去了吧。

世良看着前辈从未有过的举动,想必,是找他的研究生朋友去借的吧。真是,很感谢啊。从来没有看到过前辈去麻烦别人呢。
想到这里,世良的眼眶又开始泛酸了,前辈真的,很善良啊。
“办公室门给你留着,里面有水,自己接。——渡海。”

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渡海世良】大学实验室AU(二)


今天也是负债累累的世良小天使呀

师兄小恶魔×呆萌小天使

“啪!”
诚然世良不是高阶先生那种把钱穿在肋骨上动一下肝儿都颤着疼,但自己也委实没有那么多钱。

而且第一次进实验室,接二连三的搞砸了实验不说,现在连仪器都给摔了。不知道还以为是其他课题组派来的间谍呢。
简直不敢抬头看渡海前辈的脸色,低头杵在一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啧”听得一声冷哼,“就这样啊——”
拖着长腔里带着浓浓嘲讽意味的话,这是作为好好学生的世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积累的半天的情绪,终于爆发。

“啪嗒”

世良蹲下身子,伸手把破碎的研钵一块一块捡起来,地板上还有残留的药剂。不过好歹没有什么毒性。

“喂——”渡海上前一步。
“这可是我的私人物品”抬头看着世良还挂着泪珠的脸,“你以后,就给我当助手还债吧——”
伸手拍在世良胸前,眼神流转,带着笑意
“随、叫、随、到——”

好了接下来就可以开启没(no)羞(zuo)没(no)臊(die)的实验室日常了,您的housekeeper小助手世良君已上线~

【渡海世良】大学实验室AU(一)

今天也是负债累累的世良小天使呀

师兄小恶魔×呆萌小天使

简介:
高阶先生是世良的专业课老师,对于世良在课堂和实验课上的表现非常欣赏,所以邀其加入自己的实验室。但是没想到世良刚加入实验室不久,高阶先生就被学院外派出国交流,那么实验室方面,就交给自己的大老板手下极为出色的研究生——渡海君了。

(关系简单说一下QWQ不造大家了解伐。高阶是大老板实验团队的一名教授,而渡海则是大老板花心思挖来的研究生。平时高阶也会帮助大老板照看渡海的实验研究进度,作为同一个实验室的成员,新来的小萌新一般是归师兄师姐带的。老师一般没空。更别说高阶先生还直接出国了23333。所以小天使掉到小恶魔手里出不来啦)
ps:呸你废话也是真多。对不起>人<

正文

“好,关于这一节,就简单给大家介绍到这里,谢谢大家!”
向台下的同学和老师深深鞠了一躬之后,世良关掉放映的PPT,收拾好讲台上的书低头快步走回自己的座位。
台下掌声一片,映的世良的脸更红了。
高阶先生笑容满面,一边鼓着掌一边走上讲台,显然对世良这次的讲述格外满意,不由得多看了世良两眼。
对视的瞬间,世良冲高阶先生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微笑,又把头埋进了书本里。

“好了,世良君的这节《多相离子平衡》讲的非常详细了,想必课下一定用了不少功夫来备课。那么大家,对于这一课,还有什么不理解的吗?”
台下鸦雀无声。看着同学们明了的眼神,高阶先生的笑意更甚。
“那好,既然大家都没有疑问,那么这节课就上到这里。希望接下来上课的同学也能认真准备哦。”

“高阶先生,我做完了。”
当世良举着一张写的密密麻麻工工整整的实验报告走到自己面前时,不得不说,高阶心里还是小小吃了一惊的。
“做完了?真快呀。”高阶借过试卷,大致扫了两眼,满意的笑了笑。
“嗯……”世良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那个,高阶先生,我下午有点事要回家一趟,下午的课您看能不能——”
“啊,好的,没问题啊”高阶很爽快的答应了。
“那,真是太谢谢您了!”
世良高兴的回到自己的实验台,打算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准备回家了。一旁的同学悄悄凑过来“诶。世良君,怎么样?”
“同意了呀,高阶先生很好说话的嘛,你们就会吓我的”
“啊?!那次我请次假可是被好一顿骂呀,啧啧”
没等那人再说下去,世良已经把所有东西收拾好了“拜拜了~下周见!”
一溜儿烟离开了实验室。
世良永远是完成实验最快的那个,而且操作也是规范到至少老师们看不出毛病。

新的一学期,世良已经进入大学的第二个学年了。这一学期高阶先生已经不再带自己的课程了。世良却在某一天受到了高阶先生的信息。
“世良君,这学期忙吗?”
“还好啦。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如果有时间,愿意来我的实验室做实验吗?”
天呐!真是太开心了。能够进入一个老师实验室是所有学生的愿望,但是很多老师都有考核,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这次居然老师直接向自己抛出了橄榄枝!
“当然!谢谢您!”
“那好,周二下午你来一下吧,5号楼224”
“好的。谢谢您。”

周二下午,世良很早就到了实验室。小心翼翼的,怕给老师和师兄师姐留下不好的印象。
“啊,世良君,来的很早嘛”不多久,高阶先生就从办公室过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世良没敢仔细打量,只是粗粗一看,觉得那人个头不高。整个人感觉没什么精神,头发好像也有点乱糟糟的……
“啊,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渡海君。目前在读研究生,以后,你多跟着他学习哦。”
世良闻言一愣。老师不带自己的么?又抬起头悄悄看了看那位前辈,感觉好像整个人散发着黑气,跟着他……怎么想心里都有点,犯怵呢。
“邪魔!”
渡海连头也没抬,等着高阶先生介绍完之后,直接拉开门进了里间,继续他的实验了。
“啊”高阶见此也是有些无奈。他知道渡海是从来不带学弟学妹做实验的。但实在是这次外派太突然,自己又实在舍不得世良这个做实验的好手,万般无奈。许给了渡海一套新的设备之后,对方才勉强答应下来的。
想想自己的口袋,高阶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是渡海君的号码,你有空了联系他吧”
说完,高阶拍了拍世良的肩膀,眼神有些复杂。

没想到,再次见面会是那么快。
因为是研究生前辈,所以打探信息也不方便。只能怀着小心谨慎的心情来到实验室。其实,世良是个胆子很小的人呢。
“邪魔!”
依旧是这句开场白。
不同的是,渡海终于抬头看了这位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一眼。但也只是眼皮微微抬了一下。个头比自己高,那就更不用看了,懒得抬头。
“我现在在做电极,你自己认真看着。我不会教第二遍。”
“啊,是。好的!”世良扶了扶眼睛,攥紧了手中的小笔记本,生恐错过一点细节。
首先是称量,不知道为什么要用对面实验室的天平。
看着渡海踢着鞋向对面走去,世良也赶紧跟上。
对面实验室都是研究生,跟渡海也是比较熟络了。
“怎么,终于开始带学弟了?看着挺乖巧的嘛”
渡海听了,冷冷地“啧”了一声。
“邪魔”
熟练的拧开瓶盖,拿着手中的小药匙。突然手一顿,递给世良
“你来。0.009g。一点都不能错。炭黑很轻,称多就必须重来哦”渡海凑近世良,“而且,炭黑很贵的。”轻轻说了这么一句,脸上露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啊?”世良一愣。怎么上来就让自己来呀。虽然说天平不是没用过。可是在前辈面前,自己手一紧张就会抖怎么办呀。很贵,那自己万一手一抖,不就都撒外面了?这得多少钱啊。
世良抬头,看着渡海还在一旁诡异的笑着,双手抱胸,挑眉示意他快点。
世良无奈,小心翼翼地放上称量纸,清零。拿着小小的药匙,勺了一些炭黑,0.009g啊,得多少啊。这么一想,手不小心就开始抖了,没等离开瓶口,就撒的差不多了。
“邪魔!”
渡海摇了摇头,伸手拿过药匙,看了世良一眼,世良羞得满脸通红,低着头站到了一边。
看着渡海前辈低着头轻轻拍打着右手,看着炭黑一点点落到称量纸上,天平上的示数一点点增长,看着渡海前辈专注的神情,感觉跟平时的他完全不一样。
0.009!一点不差!
渡海伸手拿出了药品,径直走回自己的实验室。
世良一愣,向实验室的其他前辈鞠了一躬,也匆匆回去了。

这时,渡海已经拿出了一个研钵。很漂亮的玛瑙色。之前世良也只是见过普通的,这样的玛瑙研钵,别说用了,连见都是第一次。
“这个,可是值一个很好的智能手机的价格哦”
渡海把称量的炭黑和钴酸锂粉末倒进研钵里,又滴加了少量的PVDF溶液,打开红外灯箱,开始研磨起来。
不一会儿,渡海起身,示意世良来。
经过上一次的失败,世良更紧张了。而且这个东西还那么贵——
但是,早晚自己也要做的,不是吗?
加油!你可以的!
世良在心里这样给自己打气,走上前去。
这次,手是没有抖,但是世良没有料到,红外灯箱的温度是有那么高,不小心靠的太近——
好烫!
猛地把手收了回来,却没留心,把放在桌边的,装满材料的,“价值连城”的玛瑙研钵,也给带了下来——
“啪!”

tbc——

第一次在lofter发文,请轻拍哈。这里简单介绍的是制作锂电池正极材料的过程,只是其中一种,因为刚好在实验室做的就是锂电池。这里比较方便一点。有不清楚的好吧这东西挺生涩无聊的谁会有兴趣啊摔。
谢谢大家的包容QAQ肥肠感谢!!!

更了更了看完了好开心!今天也是“讨钱”的尼尼小恶魔